重度嗜甜患者

我不想要早早就死去,然后如同枯木的活着

冯老太太走了,今天是她头七的日子,终究是没能熬过这个并不算冷的冬天。
其实她的死是意料之外,也是情理之中。一直生命力顽强的她败给了一场发烧,但想来也是九十的高龄了。毕竟不生活在一起,平时了解的不多。我只知道冯老太太好打扮直到最后穿的裤子都得是被压过裤线的,不管什么时候都得抹头油,穿衣服也不能邋邋遢遢。爱吃什么吗?没有什么特别的,只是每天早上一碗牛奶煮鸡蛋,几十年来一直如此,这应该也是她长寿的原因吧。一生养育五个孩子,健康至今的剩下了三个,一生慈祥待子,也知道最偏袒最小的儿子,即使目不识丁,却能歪歪扭扭的写出他的名字,弥留之际像个小孩似的握着他的手,偷偷摸摸想多看一眼,那个时候又怎能想到再也回不去家了呢?
我想小老太太心里肯定得特委屈,最后也没能回家,即使得爬五楼也守着的家,那个老头走了,儿女成家以后有点冷清的家。其实有点怨恨,在她生病的时候每天输液却没让她住院,而是推着轮椅,明明都有车的,却呼吸雾霾。每天爬五楼却没背一下。
一写到这特别难过,感觉眼前都是她那老孩子的样子,还有那四处张班的样子。
一辈子没涂过粉,在最后涂了,穿上了最喜欢的那件大衣,最喜欢的红色帽子。
有点想你了,冯老太太!

评论
©重度嗜甜患者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