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度嗜甜患者

我不想要早早就死去,然后如同枯木的活着

一株水草(中)

哇,今天玩了一整天,整个人都累瘫了,待会还有一组hiit等着我…



当郭得友沉入水面后便觉得有些不对劲。前前后后看了一遍,一共就一个漂子啊,捞尸队捞不上来?
他灵巧的朝着漂子有过去,双手拖住漂子的胳膊想向上抬去,却意外的发现那只漂子像块大石头一样纹丝不动。就如同深水之处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牵引住。
郭得友慢慢向下探寻着,不出意外的发现这具漂子被一株水草缠住了,所以动弹不得。
平日里靠水为生的,自然水下功夫好,捞惯了漂子,这水草也是没少见的。但是这水草却有所不同,郭得友回想起来,天津的水里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水草,又细又长,还呈现着微微红色。
刚一下手,那水草就像有灵性一样便缠绕上了郭得友的手臂,从手腕开始蜿蜒而上,一直缠到了腋下,就如同缠绕那具漂子一样。
而此时,他感觉自己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,脑袋涨得生疼,恍惚之间,仿佛看到那水草变成一条红色的蛇冲他吐着毒信。
捞了多少年的漂子,没想到下个漂子变成了自己。
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刻,郭得友的眼前浮现出的是丁卯那一脸任性的样子。不过得承认,的确是挺好看的。

而这边岸上,丁卯内心的焦急不断扩大,眼睛里盛满了担忧,可河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六分钟过去了,
“小河神不会出事了吧。”不知道人群中谁突然间喊了一声,紧接着大家就开始议论纷纷…
丁卯内心一下子就乱了。肯定出事了!即使是他,六分钟在水下也会体力不支了吧,万一…
仿佛有一只大手攥紧了他的心脏,丁卯不敢再继续想下去,只见他连手术包都没放下,整个人就跳进了水里。
当他看到郭得友被困住的时候,整颗心都揪了起来,平日里在游泳馆里都游得不算快的他,不知道是怎样游过去的。
那是…蛇信草?丁卯一下子就认出了这种水草,曾经在留学时导师曾介绍过,只要被缠上就不会松开,号称“能吃人的水草”,除非能用利器割断。
对,利器!
丁卯慌张的打开被意外带来的手术包,从里面拿出手术刀,将缠绕住郭得友的水草割断,也顾不得什么漂子,就把人晚上带。
此时郭得友已经没有任何意识。



P.s关于蛇信草,我是不知道有没有啦,突然间想到的名字(•̀ω•́)✧

评论(8)
热度(50)
©重度嗜甜患者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