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度嗜甜患者

我不想要早早就死去,然后如同枯木的活着

一株水草(上)

最近看河神看的我真是心潮澎湃!两个小哥哥我都超喜欢,当然他俩cp我更爱!


郭得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了丁卯这小混蛋的套了,平日里看着小少爷呼扇呼扇的两只大眼睛,就跟无辜的小羔羊似的。
结果这孙子简直就是披着羊皮的狼!
“麻烦点一只肘子,一定肥瘦适中,然后来条醋鱼。嗯…上次老神婆说的那个料酒是什么来的,用那种给我做,还有这个,银耳雪蛤盅…就先这么多吧。哦对,陈年女儿红一坛。师哥,你看这么多行吗?”
郭得友看着眼前笑眯眯的人简直想一把掐死他。
“你怎么不噎死呢?我的好师弟。”
丁卯眉头一挑,平日里人畜无害的良家大少爷模样荡然无存。打趣的看着对面那位面目狰狞的师哥,心里没由来的觉得可爱。想想平日里别人都称一声“郭爷”的小河神能在他面前有如此多的表情,比铲除了魔古道还要让他兴奋。
“这话怎么说呢,既然是师哥请客,就得配得上这阵式。”
从进了龙王庙,两人争执不断。断案要吵,验尸要吵,就连下水捞个漂子对方还要坑自己一百大洋。可每当和郭得友在一起的时候却又是最轻松的时刻,不用想着漕运商会,也不用想魔古道。
“菜来喽,肘子来了,您二位吃着。”
这边郭得友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,怎么也是自己的大洋,不能让这孙子吃的比我还多!
“会长,郭爷,码头那边出事了,水里有漂子,捞尸队捞不上来,特来请郭爷帮忙。”
郭得友一听这话来神了,直了直身子,眼睛不断在菜上打转,“丁会长,你看昂…”
“这顿饭我请了,鱼四,把这些送到龙王庙。”还没等郭得友说完,丁卯直接掏出大洋放在桌子上。早就料到他这位师兄吃不了亏,就是此时不找,后面也得找回来。
当二人到水边时已经聚了不少人,丁卯拍了拍郭得友的肩:“小心点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这次他没由来的一阵心慌,总觉得有些不踏实。
“放心等着师哥吧”郭得友露出一口明晃晃的白牙,冲一脸担忧的丁卯眨了眨眼。

评论(12)
热度(55)
©重度嗜甜患者 | Powered by LOFTER